我的名字是楊鈞任,英文名字叫Karl, “卡爾”

我在1994年的八月,初一讀完後的暑假, 13歲, 我來到了澳洲。

17年了~時間真的過得很快,剛來的那一年布里斯本 (Brisbane) ,記憶中就是兩個字: “森林“, 到處都長滿了高高的樹~

karl_yvonne_dad.jpg車子不多,當時的布里斯本,可以說字典裡沒有“塞車“這個辭彙。市中心呢,就只有五棟高樓。我埋怨父母怎麼會讓我來到這個鳥不生蛋的荒野。直到今日我才體會, 出國留學就是為了取得為什麼西方人比較進步的經書, 而我父母當初投資的時刻, 現在看來真是具有遠見。

澳洲是一個很特別的地方,處於南半球,在亞洲正南方。當國內是夏天時,這裡是冬天,台北的百貨公司掛著白色聖誕的廣告看板時,我們卻在這裡見一群從歐美來的觀光客,來這裡享受著一個海邊衝浪的陽光聖誕。

我剛到澳洲的那幾年,華人極少,離鄉背井的我,深覺孤獨。13歲了,但常常夜裡,哭著入眠。想家, 真的想家, 說真的, 小留學生, 真的留學留的就是寂寞!

我當時,進了約翰保羅學院 (John Paul College) , 從初二 (Year 8) 開始學起,在台灣的學校裡總是調皮搗蛋的我,發現出國在外,孤獨之中只能透過努力讀書來忘記哭泣, 靠著要看到自己有所成就來換取親情的鼓勵。  努力地想辦法融入澳洲社會, 努力的聽英文來擺脫思念台灣的情節, 小時候不知道父母賺錢不容易, 長大後跟阿姨們聊天, 才知道當時我父母是多麼的節省自己來存我的學費跟生活開銷, 我說為什麼來澳洲留學?  我說為什麼就要來澳洲留學!

我母親幫我選擇的約翰保羅學院是一個很特殊的學校,它是澳洲第一所也是世界上第一所高校學院,從國小開始培養,所有學生上課還有功課要求,都融合數位化電子操作。全校每個人,即使是小小的小學生, 都背著學校安排的個人手提電腦 上學(Notebook Computer)。也因此,在我上大學之時,剛好是全球追逐高科技的時期, 比起其他同期的學生, 我具備更好的電腦技巧及知識。約翰保羅學院至今,一直保持著這個傳統,數位化及科學常識,從小培育, 舉世聞名。

還好我媽選了好學校,我雖不能拿到當時高考的最高等級 (OP 1),但也很幸運的排進 OP 4。(在布里斯本,昆士蘭州 OP 1 為第一順位選修,而 OP 25 則是墊底)

在 ‘大家討論’的情況下,我選擇去昆士蘭科技大學(QUT)讀 IT (Information Technology)。因為我當時一心想回台灣, 覺得台灣的高科技, 為了台灣我應該讀IT…為了遊戲機我想讀IT!

結果畢業後我發現我還是回不去台灣, 因為我拿到了大學研究生的獎學金! 那感覺真的不如我所想, 我與家人表態, 結果最後, 我放棄了大學的獎學金去讀碩士, 反而開始在澳洲開店做生意,沒想到一路下來, 在學業上努力可以獲得成就, 在事業上要成功卻不一定只是靠努力!  學IT懂邏輯, 卻因為生活在澳洲太單純我總不斷在付出人生學費, 直到六年前,我認識了我太太 Yvonne Chu,從她身上,我又再次的感謝我的父母對我是如此的關愛, 從小認為父母就這樣把我丟出來的心情一下子都釋放出來!  陪在她身邊, 親眼看見與經歷很多奇妙的事, 但是我真的感激老天爺, 我有那麼愛我的父母, 不斷的關心我,為我付出。  在我們09年結婚後, 她鼓勵我去攻讀法律,因為我們身邊, 有太多的人, 需要幫忙, ‘法律是一把劍, 運用的好, 可以保護人, 不懂得法律的人, 就會被別人暗劍所傷!’這句話出自我的太太, 她若不是經歷太多, 感嘆不出如此的話。 

重回校園是一種勇氣, 但是這次的選擇, 我總覺得好充實, 好實際, 因為當我們認識法律, 了解法律, 就能保護自己, 也才能幫助更多的人, 以前我剛來澳洲時, 並沒有留學中介這種行業, 也很少有華人的法律顧問, 但是現在我們可以有能力盡一份小小的力量去關懷下一批要來澳洲的新朋友, 讓這些人真正享受生活在澳洲的樂趣

希望我的故事,能啟發您,一起來實踐澳洲夢。

 

創作者介紹

澳準 留學移民

Yvon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